娱乐

政府权力清单精简七成陆昊动刀黑龙江

2019-05-14 21:49:0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政府权力清单精简七成 陆昊“动刀”黑龙江

本报 张智 北京报道近日,黑龙江省晒出了权力清单,将具有行政权力的45个部门上报的10068个权力事项精简至3119个,精简比例为69%,力度空前。“此次改革力度很大,权力边界清楚了,能做什么、不能做什么,一目了然。”4月7日,黑龙江省社科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笪志刚对《华夏时报》表示。事实上,去年年底黑龙江省省长陆昊在部署2015年重点工作时,就已经定下了“力争到2015年3月底前省级政府权力清理工作全部完成”的时间表,如今已按时完成,那么接下来面对的就是如何啃下市、县级政府权力清理改革的“硬骨头”。 减少七成这一次,黑龙江省权力清单的改革相比其他省要快得多。 3月30日,黑龙江在省政府门户站、省编办站同时发布政府权力清单,接受社会各界监督。该清单显示,黑龙江将45个部门上报的10068个权力事项,一次性精简至3119个,约占七成。此举意味着,陆昊提出“2015年3月底前省级政府权力清理工作完成”的承诺已然兑现。 与此相关,中办、国办近日印发《关于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》(下称《指导意见》),明确了推行地方政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基本要求和主要任务。正当各地权力清单制度加速推进之时,笪志刚认为,中办、国办及时出台了《指导意见》,旨在进行顶层设计和整体规划,对各地推行权力清单制必将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。据了解,黑龙江在2014年12月便开始启动了行政权力清单制度工作。“先由各部门呈报,然后集中审核、反复论证,征求意见,经过省政府常务会议审议。”4月7日,黑龙江省政府一工作人员向坦言,搞好省级政府权力清单的改革实际上很难,也有部门不愿让渡权力,分歧很大。不过,黑龙江绥化学院院长张凤武则对本报表示,黑龙江经济的问题积重难返,这是需要一定时间的,但相比其他省,这一次“权力清单改革还是不错的”。根据黑龙江省4月3日发布的3月份上行政审批情况通报显示,2015年3月份省直37个具有行政审批职能的单位办结行政审批总计1809件,平均办结时间为4.2天,审批提速率为81.6%。 除了省直部门外,在地级市中改革快的当属鸡西市,它在黑龙江率先实现了省、市、县三级审批一体化。其做法主要是:开发上并联审批,组织包括市发改委、规划局、国土局、城建局4个审批在内的牵头部门召开40多次专题会议,完成了建设项目的上并联审批,审批环节由此前的17个部门36个环节减至现在的4个部门5个环节,审批时限由此前的155个工作日压缩至80个工作日,审批要件由此前的148个减至99个,大大方便了老百姓。而其他地市的审批改革也不甘落后。“仅3个月时间,我们梳理出1701项审批事项,涉及58个单位,终保留768项,取消下放调整460项,合理划分473项,办理时限总计压缩8045天。”大庆相关部门负责人对表示,坚持应放必放、能放则放、向基层下放,限度方便服务群众办事。 按照黑龙江省的部署,计划今年力争在5月底前公布市、县政府权力清单,这与《指导意见》提出的省级政府2015年底前、市县两级政府2016年底前完成权力清单的时间表,明显大大提前了。放权并不容易不过,各级政府要放权并非一句话的事,说易行难。 “减审批,打的是一场硬仗。”在谈及省级政府部门权力清单改革时,陆昊曾感叹“权力要放掉并不容易”,但他依然强调“想的通得放,想不通也得放”。 去年12月16日,陆昊主持专门会议,讨论《黑龙江省推行政府权力清单制度工作方案》。“该方案分三轮研究有关分歧意见,终达成了‘力争2015年3月底前省级政府权力清理工作全部完成’的意见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黑龙江省政府官员向《华夏时报》透露,黑龙江省政府还从省编办、省法制办、省民政厅等部门抽调55名业务骨干,采取集中审核、集体研究的方式强力推进这项工作。“做到该取消的全部取消,该承接的全部承接。”上述官员称,在权力清理过程中,建立了“三报三审”制,每一轮报审都是对权力的一次精简。“我们下放了很多审批权,力度也非常大。”4月7日,黑龙江省发改委政策法规处副处长赵飞向《华夏时报》证实。赵飞认为,《指导意见》明确提出建立权力清单和清单“两张清单”。“这两张清单让政府部门及工作人员知道自己能做什么、不能做什么。”赵飞说。事实上,权力清单制度早见诸中央文件始于2013年。官方当时的表述是“梳理各级政府部门的行政职权,公布权责清单”。随后在十八届三中全会、四中全会通过的“决定”,两次提出要推行各级政府“权力清单”制度,坚决消除权力设租寻租空间。接着在2014年,中央编制办、国务院法制办、中央组织部、国办成立了专门工作小组,就推行权力清单制度相关问题进行深入研究,着手起草《指导意见》,先后修改40余稿。“有权不可任性。”今年两会期间,在回答有关简政放权的提问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表述,令外界啧啧称赞。按照李克强对推进权力清单的部署,今年是在省一级公布,明年推向市县一级,而《指导意见》也将省级的改革完成时间定为2015年底,市县级定为2016年底。 说了就要做。随即采访发改委获悉,在中央层面上,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将会在今年全部取消。与此同时,从2014年到2015年初,全国多个省份已下发通知,启动并制定了推行权力清单改革的时间表。此间,除了黑龙江省之外,还出现了将改革计划提前的省份,3月1日前,安徽省16个市和105个县(市、区)政府晒出了“两张清单”,成为个全面公布运行省市县三级政府权力清单的省份。接着,江苏省、市、县三级政府也全部向社会公布了权力清单。而山东和内蒙古也均提出在2015年6月公布省级政府权力清单,市县两级清单于2016年公布。

本报 张智 北京报道近日,黑龙江省晒出了权力清单,将具有行政权力的45个部门上报的10068个权力事项精简至3119个,精简比例为69%,力度空前。“此次改革力度很大,权力边界清楚了,能做什么、不能做什么,一目了然。”4月7日,黑龙江省社科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笪志刚对《华夏时报》表示。事实上,去年年底黑龙江省省长陆昊在部署2015年重点工作时,就已经定下了“力争到2015年3月底前省级政府权力清理工作全部完成”的时间表,如今已按时完成,那么接下来面对的就是如何啃下市、县级政府权力清理改革的“硬骨头”。 减少七成这一次,黑龙江省权力清单的改革相比其他省要快得多。 3月30日,黑龙江在省政府门户站、省编办站同时发布政府权力清单,接受社会各界监督。该清单显示,黑龙江将45个部门上报的10068个权力事项,一次性精简至3119个,约占七成。此举意味着,陆昊提出“2015年3月底前省级政府权力清理工作完成”的承诺已然兑现。 与此相关,中办、国办近日印发《关于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》(下称《指导意见》),明确了推行地方政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基本要求和主要任务。正当各地权力清单制度加速推进之时,笪志刚认为,中办、国办及时出台了《指导意见》,旨在进行顶层设计和整体规划,对各地推行权力清单制必将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。据了解,黑龙江在2014年12月便开始启动了行政权力清单制度工作。“先由各部门呈报,然后集中审核、反复论证,征求意见,经过省政府常务会议审议。”4月7日,黑龙江省政府一工作人员向坦言,搞好省级政府权力清单的改革实际上很难,也有部门不愿让渡权力,分歧很大。不过,黑龙江绥化学院院长张凤武则对本报表示,黑龙江经济的问题积重难返,这是需要一定时间的,但相比其他省,这一次“权力清单改革还是不错的”。根据黑龙江省4月3日发布的3月份上行政审批情况通报显示,2015年3月份省直37个具有行政审批职能的单位办结行政审批总计1809件,平均办结时间为4.2天,审批提速率为81.6%。 除了省直部门外,在地级市中改革快的当属鸡西市,它在黑龙江率先实现了省、市、县三级审批一体化。其做法主要是:开发上并联审批,组织包括市发改委、规划局、国土局、城建局4个审批在内的牵头部门召开40多次专题会议,完成了建设项目的上并联审批,审批环节由此前的17个部门36个环节减至现在的4个部门5个环节,审批时限由此前的155个工作日压缩至80个工作日,审批要件由此前的148个减至99个,大大方便了老百姓。而其他地市的审批改革也不甘落后。“仅3个月时间,我们梳理出1701项审批事项,涉及58个单位,终保留768项,取消下放调整460项,合理划分473项,办理时限总计压缩8045天。”大庆相关部门负责人对表示,坚持应放必放、能放则放、向基层下放,限度方便服务群众办事。 按照黑龙江省的部署,计划今年力争在5月底前公布市、县政府权力清单,这与《指导意见》提出的省级政府2015年底前、市县两级政府2016年底前完成权力清单的时间表,明显大大提前了。放权并不容易不过,各级政府要放权并非一句话的事,说易行难。 “减审批,打的是一场硬仗。”在谈及省级政府部门权力清单改革时,陆昊曾感叹“权力要放掉并不容易”,但他依然强调“想的通得放,想不通也得放”。 去年12月16日,陆昊主持专门会议,讨论《黑龙江省推行政府权力清单制度工作方案》。“该方案分三轮研究有关分歧意见,终达成了‘力争2015年3月底前省级政府权力清理工作全部完成’的意见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黑龙江省政府官员向《华夏时报》透露,黑龙江省政府还从省编办、省法制办、省民政厅等部门抽调55名业务骨干,采取集中审核、集体研究的方式强力推进这项工作。“做到该取消的全部取消,该承接的全部承接。”上述官员称,在权力清理过程中,建立了“三报三审”制,每一轮报审都是对权力的一次精简。“我们下放了很多审批权,力度也非常大。”4月7日,黑龙江省发改委政策法规处副处长赵飞向《华夏时报》证实。赵飞认为,《指导意见》明确提出建立权力清单和清单“两张清单”。“这两张清单让政府部门及工作人员知道自己能做什么、不能做什么。”赵飞说。事实上,权力清单制度早见诸中央文件始于2013年。官方当时的表述是“梳理各级政府部门的行政职权,公布权责清单”。随后在十八届三中全会、四中全会通过的“决定”,两次提出要推行各级政府“权力清单”制度,坚决消除权力设租寻租空间。接着在2014年,中央编制办、国务院法制办、中央组织部、国办成立了专门工作小组,就推行权力清单制度相关问题进行深入研究,着手起草《指导意见》,先后修改40余稿。“有权不可任性。”今年两会期间,在回答有关简政放权的提问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表述,令外界啧啧称赞。按照李克强对推进权力清单的部署,今年是在省一级公布,明年推向市县一级,而《指导意见》也将省级的改革完成时间定为2015年底,市县级定为2016年底。 说了就要做。随即采访发改委获悉,在中央层面上,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将会在今年全部取消。与此同时,从2014年到2015年初,全国多个省份已下发通知,启动并制定了推行权力清单改革的时间表。此间,除了黑龙江省之外,还出现了将改革计划提前的省份,3月1日前,安徽省16个市和105个县(市、区)政府晒出了“两张清单”,成为个全面公布运行省市县三级政府权力清单的省份。接着,江苏省、市、县三级政府也全部向社会公布了权力清单。而山东和内蒙古也均提出在2015年6月公布省级政府权力清单,市县两级清单于2016年公布。

另请阅读:

世界排名中国女排仍居第3落后巴西4分 美国榜首

潜水搅拌机
潭子分割器
杜良太风湿骨痛宁胶囊
分享到: